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数字经济的高光时刻——激发产业和企业运作活力

数字经济的高光时刻——激发产业和企业运作活力

北京,9月30日(记者卞福荣)——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之后,被一些学者认为是一种新的经济形式。数字经济通过不断升级的网络基础设施和智能机器(如互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等信息工具,不断增强人类处理大数据的数量、质量和速度的能力。它促进了人类经济形态从工业经济向智能经济形态的转变,大大降低了社会交易成本,提高了资源优化配置的效率,增加了产品、企业和产业的附加值。面对数字经济的新经济形式,记者采访了数字经济领域的专家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先生。

数字生态理论是赵国栋提出的核心理论,是对数字经济运行的总结。它为数字实体经济提供了方法论,并为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提供了路线图。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数字经济的研究显得尤为重要。数字经济使实体经济成为可能,并使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那么数字生态及其对工业的影响呢?

承接企业宏观经济和微观经营的数字生态理论

记者:你在研究数字经济领域时,提出了数字生态理论,并说生态管理理论是企业战略的最高思维。这个理论的逻辑是什么?

赵国栋:数字生态理论和生态管理理论是企业的顶层思维,顶层战略就是从这个意义上来的。这个系统的内部就像俄罗斯娃娃,一层一层的。因此,本研究渗透了宏观数字经济的一些特征,并向下游延伸到企业的微观经营活动。通过这项研究,宏观经济理论与微观操作相联系。这也是数字生态理论有时被称为媒介产业理论的原因。

记者:数字生态学和西方经济理论有什么不同?

赵国栋:首先,它的研究对象不同。严格来说,中国可能没有自己的管理理论或经济思想。从这两个条件来看,中国的管理理论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中间可能存在断层。农业时代有资源农业管理的思想,但在整个工业实践中,中国远远落后于西方,最终的理论也落后于西方。

我们所说的管理理论都是西方的理论,中国理论界实际上是相当无奈的,因为中国的实践从整体上来说的确是一个向西方学习的过程,经济学也是一样的。我们都从美国和西方经济理论的角度看待中国,但这实际上是一种刻舟求剑的方式。它没有反映中国社会的现实,也没有解释为什么中国过去发展得如此之快。根据西方理论,中国经济应该已经崩溃了许多回合,但它并没有崩溃,而是一直在进步。

西方经济学无法解释中国的快速发展是总体背景。当你看企业管理的微观视角时,无论是管理理论还是微观经济学,他研究的基本对象是谁?它是一个组织和一个企业。但是现在我们发现了一个新的物体。在大数据和一些关键技术的帮助下,不同行业的许多企业已经形成了一个虚拟组织。我们称这个虚拟组织为工业生态。这是一个从未出现过的物体。西方经济学家没有研究它。他们当时没有产生这些社会现象。那时,那些理论自然失败了。数字生态学只是研究新组织的理论。它的特点是什么?它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它的操作规则是什么?这个方向的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管理对象。

中国产业结构孕育大数据爆发的力量

记者:为什么我们在中国看到许多新的商业生态?

赵国栋: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回答,一个是技术,另一个是模式。技术我们都知道模式可能更抽象一点,一种综合应用新技术的方式,或者一种连接不同事物的方式。

具体来说,就是商业模式的改变。在中国,新技术和新应用模式的结合处于领先地位。就技术而言,中国在许多方面仍然落后于西方,但在新模式下,情况正好相反。这是一种结构上的差异。因为西部的产业结构相对稳定,他可能在每个行业中占据前三名,合计占到整个行业市场份额的30-40%,而且产业结构相对稳定。然而,在中国的许多行业,情况并非如此。前三大行业加在一起不能达到该行业的1%甚至2%或0.1%。

中国的工业高度分散,可以用四个词来描述——分散、分散、无序和薄弱。企业规模小,企业之间缺乏联系和无序竞争是中国工业的现状。所以简单地比较行业,你认为中国可能落后于美国,但正是中国落后的产业结构使得行业间互联互通的需求和动机特别强烈。那时,互联网给了我们一个大礼物。互联网技术可以将各种行业连接在一起,对连接的需求比西方更强。

数据链接在一起后会产生大量的数据,因此数据成为资产,这就带来了新的生产要素,当数据成为生产要素时,理论也会受到影响和改变。我们刚刚看到了这个东西的变化,形成了新技术和新模型。我们已经在中国的一些行业中占据了领先地位,例如服务业和养殖业,这些我们无意中忽视的行业看起来非常低端,但正是这些行业产生了这种革命力量。

记者:当你解释数字经济的规律时,你经常把猪比作金钱。你如何理解猪和数字化之间的关系?

赵国栋:事实上,这是大数据。数字猪是一张面值2000元的四条腿的钞票。现在的面值可能超过2000元。把猪看做钞票,事实上,在以猪为中心的工业生态中,无论是猪饲料、疫苗、出售的猪肉、运输所需的车辆,这些都是必要的环节,与猪的数量密切相关。换句话说,猪可以用来定居。尽可能多的喂猪。有多少猪肉,就有多少运输能力,猪可以作为价格单位来分配这些资源。因为我可以把猪变成一个估价单位,所以我可以从这个角度理解猪的数字化。

编者:卞福荣

审计:宁智

资料来源:中鸿网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上一篇:中集集团签署深圳前海土地整备协议 暂获9.2万平土地

下一篇:空间胜过Q5L,价格却低了近10万,这豪华SUV起步就265